相关文章

广东15个省级环保电镀城难招商致大量土地限制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bxg2018.cn/

  电镀小作坊废水未经处理,大量有害重金属就随着废水渗透到土壤。图为去年顺德某电镀城后偷排的废水正在溢向附近的居民区。 王伯乐 摄

在电镀城,测试电镀厂后水沟的水显强酸性。 宋文辉 郭继江 摄

  ◎据不完全统计,我省目前约有6000家电镀厂,其中珠三角产值在1000万元以上的电镀企业只有200多家,不到整体数量的10%。企业规模较小、场点分散,这给政府及环保部门的监管带来了极大的困难。

  ◎电镀污染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发达的沿海地区,涉及的面并不是整个中国,因此国家治理电镀污染并没有很强硬的规定。虽然很多企业也明白重污染企业进园区是大势所趋,但看到国家没有明确的政策,所以大家都在观望。

  恒丰学校的教室门窗紧闭,即使是这样,正在上课的师生们仍然能够闻到一股恶臭,臭味是从两三百米外的电镀厂飘过来的。

  “这还不算最严重的,有时候整个天空都会被烟雾笼罩,两栋相隔十米的宿舍也难以看清。”一名家长愤怒地说,“这简直跟吸毒差不多啊。”

  恒丰学校位于惠州市博罗县石湾镇,学校有2000多名小学和初中学生,周围散布着电镀厂的废水、废气让师生们的生活苦不堪言。

  潜伏的重金属污染

  制造业离不开的电镀环节,成为珠三角重金属污染中最严重的污染源之一

  4月22日,博罗县环保局检查石湾镇境内的工厂,发现6家电镀企业违规生产。其中主营塑胶电镀业务的仪兴五金制品厂企业未经许可私自增设2个电镀车间、3条电镀生产线,并设暗管排放生产废水,对东江水源支流的生态造成严重破坏。随后,环保部门对仪兴五金制品厂提出整改意见,并在5月11日对这家企业作出停水处罚。

  这个貌似严厉的处罚,并未给违规企业以足够的震慑。没过多久,仪兴五金制品厂利用消防水作生产用水,又悄悄地开工了。

  而紧邻恒丰学校的东江支流已经被污水染成了黑色,电镀厂后面的一条污水沟也与河涌直接相接,气味刺鼻。附近居民表示,他们曾多次就这一情况向学校和当地政府部门反映,但一直未能解决。

  博罗当地一名地方官员坦承,由于博罗处于比较敏感的东江流域,环保要求很严格,许多小企业都因环保不达标而被清理关停。尽管花费了大量精力,个别小企业依然会利用各种手段钻空子,逃避惩罚,环保部门也遭遇执法困境。

  其实“博罗困境”只是珠三角电镀行业现状的缩影。在一些地方,一幢居民楼,上面是住宅,下面是工厂,七八个工人,买来简易的或者别人淘汰的电镀生产线就开张,这种小作坊式的电镀企业在珠三角并不鲜见。

  “门槛低、分布散、规模小、水平低,整个行业一直饱受诟病。”广州二轻工研究所所长赵国鹏这样概括我省电镀行业的现状。

  据了解,过去30年,广东逐步成为全球电子产品的重要生产基地,其中制造业不可缺少的电镀业也得到长足发展。广东电镀行业协会最新的《广东省电镀行业调研报告》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广东省电镀厂约6000家,从事电镀行业的员工超过100万人;广东的电镀产业约占全国1/3;每年全省电镀厂、点的产值达到500亿—600亿元,间接产值5000亿—6000亿元。然而发达的电镀业却让广东尤其是珠三角深受重金属污染之害。

  中国电镀行业核心期刊《电镀与涂饰》杂志介绍,广东电镀企业主要集中在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佛山等珠江三角洲各大中型工业城市及其周围地区。经济越发达,制造业越兴旺的地区,电镀企业越多。因此制造业离不开的电镀环节,就成为珠三角重金属污染中最严重的污染源之一。

  据了解,珠三角调查区域中重金属超标元素主要为:镉、汞、砷、铜、镍、铬。其中,土壤中镍含量明显增高,增加幅度多在70%—150%。调查中约有50%调查区土壤中铅含量明显增高,增高幅度大多在30%左右。上述几种重金属由电镀所产生的就占了40%左右。

  打不倒的电镀游击队

  因为缺电,白天很多企业都不开工,如果晚上你们来,排出的废水会吓你一跳

  在增城与东莞的交界处,一个电镀工业园内分布着30多家电镀厂,尽管这里曾经发生过两起工人突然中毒死亡的事件,但至今污染情况并没有得到根本好转。

  如今工业园南北两端的河流,,每天仍接纳着大量混杂着重金属的电镀水。工业园背后是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河,河水沿着沟渠一路流向数十公里外的东江。小河几乎干成了浅滩,但河水却浑浊不见底。有人告诉记者,因为缺电,白天很多企业都不开工,如果晚上你们来,排出的废水会吓你一跳。

  记者穿行在电镀工业园内,一个个呼啦啦作响的排风扇排出的强酸味,掺杂着周围村民养猪场的猪粪味,让人难以忍受。而在电镀工业园的南面,是一座大水库,有知情人告诉记者:很多废水会排入水库,有时候水库的水会被染成红色。

  记者以租厂房的名义,向一名业主打听工厂排污的情况,起初得到的回答是:“你自己可以随便排废水,没人管。”在记者再三追问下,他带领记者参观了园区内一家污水处理厂。

  原来该园区为应对整改,几家企业合开了一家很简陋的污水处理厂。那名业主告诉记者,不用担心增加成本,污水处理厂只是环保部门来检查时才启用的。

  事实上,近几年,我省电镀行业的整治工作从未间断。

  2005年前后,揭阳等地曾爆发多起污染引发的群体事件,一度引发政府铁腕治理。之后,广东省对新开办的企业实行严格审批制度。2010年,四会独水河附近一家电镀工业园区,也由于污染严重再次成为广东环保十大挂牌督办案件,该市负责环保的副市长还在环保厅召开的会议上专门作了检讨。

  政府的重拳出击虽然使一些典型案件得到了重视并进行了处理,但记者发现,在珠三角许多由于产业链而自发集聚的电镀园区,因缺乏有效管理和排污设施,废水集中排放,污染更为严重。一些多市交界处还成了监管盲区。

  与此同时,分布甚广的众多作坊式的小企业更像是“游击队”,这边关停了,又换个地方重新开张,让执法部门防不胜防。“小型的、作坊式的电镀企业就像一个个脓疮侵蚀着珠三角的肌体。”有专家直言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我省目前约有6000家电镀厂,其中年产值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大型专业电镀厂、点不超过30家。珠三角产值在1000万元以上的电镀企业只有200多家,不到整体数量的10%。企业规模较小、场点分散,这给政府及环保部门的监管带来了极大的困难。虽然有70%—80%的电镀企业建立了污染控制设施,然而大部分处理设施已经过期或不能正常运转,而且多数乡镇电镀企业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污染控制措施,给电镀行业清洁生产技术的推广带来了重重困难。